第39道10章 悟道神台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威胁!这绝对是威胁!众目睽睽之下,实力强大,地位崇高的大帝宗师,竟来长生殿威胁人?
  清渊神暗中观察。
  他在位万年之久,也是个人精,不会听不懂灭欲大帝的话。
  灭欲大帝初来诸神殿时,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,已经让他下不了台了。
  如今从明面上看,灭欲大帝好似是在威胁云水水,其实是一语双关,也是在暗示清渊神。
  从这里面,清渊神还得到了一个讯息。
  灭欲大帝做人做事全凭喜好,能今天打你,就不会拖到明天,干净利落,雷厉风行,绝对不会玩这种暗示的把戏。
  之所以如此,究其根本原因,只为他是姬月的父亲,若夜轻歌真想成为青后,与他抬头不见低头见,关上门都是一家人,灭欲大帝继续把话说得难听,只会让夜轻歌难做。
  细思至此,清渊神顿感几分惶然,灭欲大帝竟为了夜轻歌,思考得这么周全?
  灭欲大帝乃是五道天的宗师,夜轻歌不过是火焰天的女帝,俩人除了上一次的‘天道传承’外,几乎毫无交集……就一次的照面而已,到底发生了什么,值得灭欲大帝这样大费周章。
  莫不成是一见钟情?
  这个念头才出现,就被清渊神给甩掉了,实在是荒唐至极。
  灭欲大帝点到为止,也不再多说废话,把重心放在了来长生界的目的上,“神格何在?”
  清渊神当即取出神格,在一方紫色宝盒内,宝盒散发着淡淡的烟雾,悬浮在半空。
  宝盒缓缓打开,里面静置着一枚金光熠熠的神格。
  特制的宝盒,掩盖了神格的浩瀚之息。
  当神格出现,一股神圣而神秘的气势,犹如倾覆的海水,转瞬间弥漫着长生界。
  “灭欲大帝,此神格原在夜轻歌体内,是她将此神格交给长生界的。”
  清渊神道。
  “神格之事已经惊动了五道天,五道天打算各出一支军队,一支锻造师队伍,打造出同属于天五道的悟道神台,只为稳定各道,福泽天下。
  清渊神,你看如何?”
  灭欲大帝道:“五道天派本帝前来长生界取神格,当然也不会白要,五道会给你们长生界丰富的资源,还有上天道的资格证!”
  清渊神目光微动。
  神格注定保不住,在他的预料之中,倒也不意外。
  “小神相信五道天的决定。”
  清渊神道。
  宝盒合上,递到了灭欲大帝的面前。
  灭欲大帝收下宝盒,跨步走了出去,还真是风风火火。
  “清渊神,神格这……”轮回大师道。
  清渊神摇了摇头,“用神格,换五道天的人情,是长生之福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灭欲大帝并没有去见夜轻歌,直接回了五道天。
  清渊神卸下王冠,直奔妖神府。
  “莲儿。”
  人未到,声先至,只见清渊神步伐匆匆,心急如焚。
  砰。
  一堆杂物直接朝清渊神的面门丢了去,清渊神后退数步,却也不敢把杂物丢掉。
  他倒也习惯了妖神的脾性,一言不合就摔东西。
  清渊神低头看去,双眸微眯。
  只见那杂物之中,有一幅画被撕碎的画,是他第一次为妖莲作画。
  画上的妖莲未穿鞋袜,坐在河边的小石上,用淌过河水的帕子擦拭着宝剑,剑尖的部分还在往下滴血。
  石侧,已汇成血泊。
  她的肩膀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,但她浑然不觉,只专心地擦拭着自己的剑。
  少女的侧脸完美如画,精致似刀裁。
  清渊神心口发疼。
  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妖莲的时候,后来,将这幅画送给了妖莲,妖莲一直细心妥善地保存着,万年过去,画上不见半点褶皱。
  素日里,妖莲砸的都是衣物宝石,这一回,把这幅画给砸了。
  倏然,门被推开,妖莲站在双门之间,冷漠地看着清渊神。
  妖莲缓缓伸出了握拳的手,掌心放着一个银色的铃铛。
  “这银铃铛,是二十三岁那年,你送的。
  你说不论去到何处,银铃响声,你便会立即来到我的身边。”
  轰!掌心一缕红火,焚烧了银铃铛,只为灰烬。
  “莲儿!”
  清渊神面色煞白。
  妖莲再取出一封泛黄的信,说:“这是当初我被断去邪灵筋时,你写下的。”
  信上,有几十条暖心窝的话,无非就是余生漫漫,要对莲儿好。
  妖莲笑了笑,当着清渊神的面,亲手将信纸撕碎,洒在此处。
  “滚吧,别来了。”
  妖莲再甩出一封休书,“你当初给的那些聘礼,已被送去清渊府上,我看清渊神老当益壮,还能去找几个年轻女子,三年抱俩也说不准。
  至于我们娘俩,就不劳烦清渊神费心了。”
  清渊神这才知道,妖莲是铁了心的要离开他。
  清渊神脑子里一阵空白,急匆匆往前走,想要去抓妖莲的手。
  妖莲猛地推开了清渊神,“滚,有多远滚多远,老子没你这样的废物丈夫,说出去丢人。”
  “从此男婚女嫁,各不相干。”
  妖莲气冲冲道:“老子不是非你不可,年轻的男子们,哪个不比你英俊风流?”
  “听说西山的骨姬,圈养男宠,逍遥又自在,我倒是可以效仿一下。”
  妖莲的话,字字如针扎在清渊神的心上。
  “莲儿,诸神殿上是我失语,没有照顾到你的心情,但我此生此世,只爱你一人。”
  清渊神道。
  砰!屋门立即合上,清渊神碰了一鼻子的灰。
  “莲儿,殿上的话都是我不好,我知错了。”
  清渊神道:“你断筋之苦,之痛,我记着万年,你为了我上诛仙台,受人嘲笑,我都知道,万年过去,我不曾忘记。”
  “滚。”
  门内,传来妖神的声音。
  院外,轻歌、姬月以及凤栖尊后走了过来。
  轻歌在来妖神府的路上,碰到了舅舅轩辕麟与上亭公主,便耽搁了一些时间。
  凤栖尊后的怀中抱着小包子,小包子双手环绕尊后的脖颈,侧过头眨了眨大眼眸,好奇地看着清渊神。
  清渊神看见晚辈的到来,拂袖,负手而立,清了清嗓子,不见方才的求和姿态。
  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  姬月问。
  亦是明知故问。
  看这门前丢出的杂物,都是清渊神的衣物,也知夫妻俩是闹了大矛盾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