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有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有些不安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只是小吉变成了一个娇大的女孩,这让小吴多少有些不安,不知道是该把她当成小吉还是女人。
  看到小五友傻乎乎的样子,黑衣女孩又笑了,骂了一句:“白痴”,就算是骂人,黑衣女孩也好看。
  黑衣女孩背对着白泽,已经不尊重他了。现在她还在和小五友聊天,从头到尾都不理他,还像秋千一样抖着尖尖的爪子。
  傲慢的白泽怎么忍心不理睬呢?即使道生来了,她也不敢忽视他。她不知道从哪里出来。没有权力波动的黑人女孩敢于忽视它的存在。这种漠视足以让白泽大发雷霆。
  “鼹鼠蚂蚁!敢于忽视这个国王的存在。看来你不耐烦了!”白泽嘴里听到了咆哮声,萧无佑的身体像翻江倒海一样痛苦。但恰恰相反,黑衣女孩除了长长的黑发,表情没有任何变化。相反,青玉捂着鼻子,厌恶地说:“臭死了。”
  “快死了!”白泽完全生气了。他的另一个前爪被折断了。他不在乎当爪子伸到极限时是否会把食物拍成泥。他只想杀死那个不知从哪里跳出来的无知的年轻人。
  十步白泽怒袭,是山能化为粉,小吴担心地惊呼:“小吉小心!”
  “小吉,你真是个大恶魔。“你叫我女士。”穿黑衣服的女孩看起来很生气,但她仍然很漂亮。只是她的羞耻和愤怒。只是因为小五友叫她小吉,不是因为白泽帮了她一把。
  小五友不知道他是生气还是搞笑。是时候把名字弄得乱七八糟了吗?虽然小吉已经是个女孩了,但她仍然感觉不到任何力量的波动。她看起来还是个很普通的女孩,长得很漂亮。这时,她一点也不了解自己。这和小松鼠的愚蠢力量是一样的。
  手掌呼啸而过。小五友觉得,手掌不掉下来,他的身体就会裂开。然而,白泽却被囚禁在那里,他无法保护自己,更不用说救小吉了。
  天黑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死,但在接下来的一刻,他的身体骨头严重受伤。他把眼睛挤成一条线,然后他看到白泽在十英里外,但是他被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  精神之光汇聚在黑衣女孩的手中,用黑光凝聚成一幅版画。指纹落在无忧无虑的手掌上消失了。与此同时,黑衣女孩的身影开始升起黑光,开始遮住她。
  “别给我吃灵果。那东西打我的嘴。我爱胜利。再说,别老是碰我的头。我的头发会乱的。我还需要为他准备衣服。你这个混大让他整天光着身子。最重要的是给他洗澡,给他按摩……”黑衣女孩喋喋不休地说着这些不重要的事情,只是似乎来到她面前,那才是最重要的。
  看到这一幕,小五友知道黑衣女孩要消失了,但他什么也没问,就急忙说:“小姐,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  “嘻嘻,如果你找到了神树,我会告诉你……”最后,声音变得模糊。天色渐暗,一只小松鼠又出现在小五友面前,两眼茫然地望着小五友,看着身后躺在地上的白泽,挠着头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他好像不知道刚才有多雄伟。
  小五友也挠头了。那个穿黑衣服直到消失的女孩的出现就像一场梦。如果白泽还没有躺在那里,小五友真的会认为他只是做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梦。
  小五友抱起小吉,专门搓了搓她的头发。和往常一样,小吉很喜欢。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因为她的头发乱糟糟的。就这样,小五友知道黑衣女孩真的走了。也许她藏在小吉的身体里,但当她变成小吉的样子时,她会忘记一切。
  “看来以后,你应该像你的祖宗一样被抚养长大。”在他余生中,小无友变得幸福起来。小吉以前很神奇。今天,它变得神秘了。小五友想知道小吉发生了什么事,现在会是什么样子。黑衣女孩的状态似乎只有在小吉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才会出现。
  当然,小五友也不会傻到让小吉再次陷入危险,也不会认为小吉已经成为他手中的无敌牌。毕竟,看来黑衣女孩只有在小吉死后才会出现。但如果这一次只是因为偶然和巧合,小伍友就不能把自己的生命放在运气上。正如那个穿黑衣服的女孩所说,他并不是我每一个人都有这么好的运气。为了找出这一切。。。也许有两种方法。
  “摇动圣树。。。我会找到的。或者……”小五友摸着小吉说。
  让xiaoji爬到他的肩膀上,萧武有来到baize。虽然他没有嘴巴吐白沫,小吴尤看到小伍尤向他走来时浑身颤抖。他的身体像座山,躺在地上,头根本不敢抬。他低声对小巫尤说:“不要杀我,英雄,不要杀我。”
  我不知道是因为小五友还是他肩上的小姬。
  圣兽的确是天地之中秀的存在。即使没有优越性的心灵,它也只需要足够的资源来不断成长。目前,白泽不仅懒惰,而且贪图生死。然而,他已经成为第十级,这让人类僧侣感到不公平。
  “不管我问你什么,你都会回答的。”小乌尤冷冷地说,这样一个懒惰、残忍、贪婪、无情的野兽,小乌尤没有好感。如果不是白泽用的话,他可能是反手杀的。
  “是的,英雄。你想知道什么?“我会如实报告的。”白泽点了点头,摇了摇头。
  “你知道小吉的身份吗?”小五友指着小吉,小吉也指着自己,威严地看着白泽。事实上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  “我不知道,英雄,别跟我玩。我真的不知道。”白泽的身体更加颤抖。他觉得小五友问这样一个问题,就是想找个理由杀了它,但他不知道。如果小五友真的想杀了它,他不需要理由。
  小五友皱着眉头说:“你不知道吗?那你为什么这么害怕?回答我。”
  “英雄,我。。。我真的不知道,但我不能拒绝它的命令,我的身体,我的灵魂,就像你现在想杀我一样,我。。。“我要死了。”白泽低着头吼道。
  它真的不知道黑衣女孩的身份。这是一个在冰和火地狱中出生的野兽难以理解的存在。但它作为一个神圣的野兽的本能告诉它,如果它违背了黑衣女孩的命令,它将真的死亡,它不能生存。
  看到白泽吓坏的样子,小五友知道对方没有撒谎。看来,如果他想了解小吉的生活经历,只能找到其中提到的支撑神树。。
  小五友想了想,就转身去找白。
  “别胡说八道。交上断魂丸,不然你今天就死在这里了。”白泽鬼奴不想多说。他的灵魂力量是动荡的,与之混合的光冲向鬼谷。天和地改变了他们的颜色,成为唯一一个的能力是非凡的。
  </br>
  </br>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