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十六章 现实真是垃圾游戏(标题无关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最终夏冉还是没有将那段音频放出去,而是很大方的直接将其删除掉了。
  这让材木座义辉感到自己总算是活下来了,毕竟他也是有自己的底线的啊,别看他之前面对比企谷的时候,能够大大咧咧毫不羞耻的说出那种中二狂气的话语来……
  然而,夏冉的这种行为却是无比精准的打击中了他的死穴。
  毕竟别说是那种羞耻的中二狂气台词了,就算是正常的说话也好,平时一般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,但如果要是突然有人要其录制下来,并且准备拿出去大肆宣扬的话……
  大概也是完全接受不了,会觉得又气又急的吧?
  至于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,一时半会儿的却又真的是很难说得明白,大概就是穿泳装与穿内衣的区别,明明都是一样的效果,都是一样的布料,也遮不住身上的几处地方。
  然而前者可以大大方方的给人看,后者只要一个不小心被看到了,就似乎是要羞愤欲绝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……至于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,就真的是一个问题了。
  不过夏冉倒不是真的大发善心,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删除一下而已——
  这不是说他表面上删除了音频,实则上还留着这样的把柄,而是因为他的幻术造诣还没有点出对机器生效的天赋专长,没有办法将伪造的声音导入手机之中,变成真正存在的音频。
  没错,他其实根本就没有录音,也没有那个必要,只是利用幻术让在场的人都出现了某种具体的幻听而已。
  因为他的感知力很高,之前听到的话语也很清晰,没有什么遗漏之处。而又因为他的智力属性也很高,即使没有刻意去记忆,也只是一遍就完全记住了刚刚材木座义辉说过的每一个标点符号。
  稍微将轻声术做一些改变,将方向反转一下,就能够将消除声音变成制造声音——
  毕竟严格来说,这个并不算是自创技能,也不算是什么改动,因为在幻术的体系之中,于感官知觉层面消除或者制造声音,完全就是最最基础的东西。
  效果也和录音没有什么不同了,理论上来说,众人只是重温了一下夏冉之前的感受,从听觉层面上出现了幻听,将他之前听到的话语的当时感受重温了一遍而已。
  夏冉也觉得或许自己在心灵、精神这些方面还真的是很有天赋,只是自己看书就能够琢磨出一些东西来,还能够很好的利用已经掌握的法术特性,因地制宜的加以利用。
  并不是单纯的机械掌握,死板运用,像是游戏数据那样一成不变,永远都是同样的效果。
  当然了,大概也有他的相关属性现在都点得特别高的缘故,作为一个坚定的要走上法职者路线的人,他的智力、精神、感知三项基础属性都是40+的程度。
  这几乎是一个相当稳定的正三角形,每条边都在互相支撑,使得每一项属性背后代表的能力值幅度能够更好的发挥出来。
  ……
  ……
  五分钟之后。
  侍奉部的活动室中央,搬出了几张桌子摆成了长桌,夏冉、雪之下、比企谷以及由比滨四个人分别占着长方形的四个角,相对而坐。
  “他是材木座义辉,之前就已经介绍过了……每次体育课都跟我一组的家伙。”
  比企谷看着在靠近窗边的墙角处蹲着画圈圈的灰白色身影,一脸嫌弃的说道,为夏冉解释材木座这个家伙的来意。
  “他写了一部轻,就是你手上的那份原稿,本来是想要直接投稿的,好像是打算参加什么新人奖吧?但因为没有朋友,听不到大家的感想,所以找到了侍奉部想要看看别人的意见。”
  而在比企谷口中的那个家伙,此刻正在窗边的墙角处背对众人蹲在那里画着圈圈,只留下一个孤单的背影。
  大约是因为刚刚被无情的心脏暴击了的缘故吧,他现在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,也不再发出那种故作豪迈的大笑声了,而是尽量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  “这样啊……”夏冉点点头,也没有立刻发表什么意见,只是迅速的翻着手中的原稿。
  虽然不像是清风翻书一般,哗啦啦的就直接翻过去了,但是速度也是极快,基本上每一页都没有停留超过十秒钟,就立刻翻了过去。
  不像是看书,反而更加像是在检查作业有没有做,具体内容是什么不管,反正只要有内容就可以了。
  其他人看见了也不是太在意,这种行为很正常,不久之前他们也才传阅过那份原稿,不过都只是这样子翻了翻……毕竟再怎么说也是一份轻而不是微。
  用的稿纸规格也是四十二乘三十四的那种,这么厚厚的一叠,写得密密麻麻,当然不可能是一时半会儿能够看得完的了。
  “我们准备将原稿拿去复印几份,今天晚上回去之后,大家先看完再说,等到明天再说说自己的看法……”
  雪之下坐在夏冉的对面,看见后者放下那份原稿之后,她伸手将其拿了过来,也随手翻了一翻,并且平淡的这么说道,提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  “夏冉同学你在这方面应该比较有经验,如果有什么建议的话,也可以说一说……说的直接一些也没有关系,他既然有勇气主动找过来,想必是已经做好接受批评的心理准备了的。”
  “没错!就是这样!吾乃剑豪将军材木座义辉其人也,从来都不缺乏勇气,自然也不会畏惧……畏惧直面挑战……”
  窗边的男生似乎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,他一下子就站起身来,向着众人一挥手臂大声呼喝这么说道,身上的大衣随着窗外的风劈啪作响。
  不过当看见夏冉向他自己投来目光的时候,却立刻就下意识哆嗦了一下,声音也一下子就变得小了起来,硬着头皮才说完了最后的几个字。
  盯……
  在众人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处刑之下,他又缩回到墙角处蹲着画圈圈去了。
  这中二病入脑太深,大概已经是没救了,似乎说一些中二台词已经成为这个人的本能反应了。
  夏冉忍不住叹气,能够有什么办法呢,就算是自己给对方造成了心理阴影,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让阴影面积盖过往昔经年累月的中二之魂啊!
  “话说回来。剑豪将军又是什么意思?”他也不计较了,随口这么问道。
  这个时候,比企谷则是开口解释了起来:
  “是这样的,夏冉同学,这家伙给自己设定的角色基础,好像是室町幕府的第十三代将军足利义辉,因为他们的名字相同,可能觉得这样子比较容易构思吧。”
  “足利义辉?”
  “是啊,这样还算好的,虽然他一直引用历史实在很烦,但他至少是依据过去的历史做出设定,所以还好一点。”比企谷一脸不堪回首的表情,这么唏嘘感慨着。
  “嗯?这么说的话,那么比企谷你的设定是怎么样的,难道不是依据过去的历史的吗?”
  夏冉顿时来了兴趣,微微的眯起了眼睛。
  “当然不是了,我的设定是这个世界曾经有七个神明,分别是属于创造神的三柱神以及属于破坏神的三柱神,还有永久欠神「无名神」。他们让世界反复经历繁荣与衰退,而目前正处于第七次循环。”
  比企谷八幡几乎是想也不想,直接就脱口而出——
  “政府为了防止世界再次走向灭亡,到处寻找这七个神的转生体。其中最重要、能力仍是未知数的永久欠神,正是我比企——”
  他突然停了下来,咂了咂嘴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……等等,自己这是被人套话了?
  自己不应该是这么没有警惕心的人啊,怎么这一位的话都好像是有什么魔力一样,之前是由比滨的黑暗料理,现在又是这种黑历史。
  这个死鱼眼男生下意识的看向旁边,发现那个一脸人畜无害的少年正好整以暇的将手机放下来,似乎是刚刚结束了录音的样子……
  卧槽!这个人有毒吧?!
  于是乎,墙角处蹲着画圈圈的人又多了一个,比企谷默默的和材木座并排蹲着……
  明明刚刚他都还是在鄙视中二病的一员,现在却是一下子成为了被鄙视的一员……这个过程之中,到底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,所以才会变成这么一个样子的呢?
  他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,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,要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……
  “真是个魔鬼……”雪之下叹了口气,看着夏冉给出了这样的评价。
  而由比滨结衣似乎非常赞同的样子,貌似也是被夏冉吓到了,看见后者的视线投来,立刻就急急忙忙的转过头去,径自望向窗外还哼起歌曲,装得一副没事人的样子,只是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。
  “啊哈哈哈哈……其实我没有那么厉害啦……”夏冉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摸着自己的后脑勺,一副愧不敢当的样子。
  “你觉得我刚刚说的哪一个字是在夸你?”雪之下有些不想和这个家伙说话了,如果是材木座义辉是答非所问,压根不在一个频道上,让人难以交流的话。
  那么这个家伙就是装傻充愣,故意曲解别人的意思,虽然能够交流,但是要花费更多的力气。
  “我们来说说材木座的这部吧……”
  夏冉也不去争论,直接双手交互抱在胸前,摆出一副专业人士的模样。
  “材木座,写的是关于校园超能力战斗的题材吧?我刚刚看了一下,套路算是比较老套了,以日本某座城市为舞台,描述神秘组织与拥有前世记忆的超能力者们在黑夜神出鬼没,然后一位平凡无奇的少年主角发现潜藏于自己体内的力量,并且接二连三打倒敌人。”
  “呃……是、是的。”在墙角画圈圈的材木座抬起头来。
  “套路老套一些并不完全就是坏事,但是首先要写出正确的句子,不能够让人觉得困难,基本上有一半都是倒装句……”夏冉继续说道。
  “啊?哦哦……”材木座有些不知所措的应声。
  “还有就是还有叙述句太长,生难字太多不好。至于剧情发展,我只能够说太快了,你不要用三个自然段去写完二十章的内容。”
  夏冉一脸平静的说出自己的感想:“譬如说第三章末尾那里,关于女主角为什么突然脱衣服,我根本就搞不懂理由到底是什么……”
  “等等,夏冉同学,你这是在……说什么?”雪之下蹙眉打断了他的评价。
  “呃?这不是一目了然的吗,发表我的感想啊!”夏冉不明所以。
  “你刚刚只看了几分钟的时间吧?”
  “但是我全部看完了啊!”
  (ps:相亲……今天一整天下来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……哇!好烦啊,我怎么还不穿越呢……)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