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章八章 祝南飞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“箫楠,本帝记住你了,天上地下,无你容身之地,幽冥黄泉,连鬼魂都别想做,你之九族都得死。”
  白帝,冷酷道。
  手掌一扬,城屑漫天。
  这其中亦散发着他的意志:“一定要为夜家复仇。”
  夜家,帝城的天,不知道耗了多少辈人的努力才成为不世帝族,旦夕之间,全毁了,此恨不雪,纵然为帝为仙,又有什么意义?
  “轰。”
  他之身影,如雷电掠起,直冲云霄,竟然刹那间直过五十万里,从心妄武界,踏进天禁武域,目标,豁然是天禁十界中的紫墟武界。
  踏足紫墟武界帝霸城的少年一行人,心头蓦然一震,一股生死危机感笼罩他们:“谁?”
  “也许下一刻就会死!”
  这是他们最本能的感觉,此刻每根毛孔都绷紧,心脏跳到嗓子眼,像有个魔鬼在心头压着,吞噬着血肉,使每滴血液都充斥着紧张,在血管中疯狂撞击着要穿透出来。
  这是他们从未有过的感觉,纵然是箫楠身为万世轮回武者,前世辉煌,亦也深觉压力,眼眸微瞪:“是仙!”
  “唯有仙,才能带给他们这种压抑感,除此之外,不会有人道力量压制他。”
  箫楠五感灵敏远超常人,此时望向苍穹,仿佛有尊白影像极速之光朝此掠来。
  他乘风破浪,速度快的肉眼无法捕捉,像是粒极致压缩的力量粒子,无界可挡,有滚滚雷霆音,在耳畔尖啸着,是撕裂天宇爆发的极致毁灭之威。
  “仙威。”
  紫墟武界所有人都于今日如临大敌,像有尊尊可怕的魔神,伸开大手,拽着他们的咽喉,开始汲取生命源华。
  他们感觉要死了:“可怕,太可怕了,紫墟武界,为什么突然之间会降临如此仙神,要知道,他们这片世界,乃是天禁武域最贫瘪之地。”
  他们都忘记,有多久,不曾出过仙神级强者,沉沦万载,早失去荣光,历年大书武院收徒,紫墟武界向来是录取者最少之地,亦没有多少天才能列入七院武帝亲传。
  今日,仙临,是紫墟的福泽,还是他们的灾劫,于他们心头起伏之余,便猛然明白,此人:“来意为何!”
  “杀。”
  似乎有千军万马,踏尘卷过,很快,那道神圣仙影,已经有大半个身躯降落到地面,披散的长发,每根都仿佛蕴含着神岳之力。
  一道道可怕的裂缝,顺着源头所在,像山崩海啸般的席卷紫墟。
  一座座古老的山脉在崩塌。
  恐慌的妖兽在逃跑,踏过破碎的大地,使的大地裂缝更多,熔浆崩溅,吞噬草木,冲溃城池,于苍穹形成可怕的熔浆之火海洋。
  混着血雨…一片片,不断舞动着,像是魔神之眼,凝视着凄苦的人间,却不曾聆听他们的哀鸣,仿佛世人皆是尘,衬托的那尊将要压落下来的仙影更是可怕万分。
  “箫楠。”
  来自那尊仙影的声音,并不沉重,力度反而异常强大,惊得世人下意识心头剧震。
  “这个名字,响彻紫墟武界,有些时日不曾听过了,没有想到又出来了,仙主是为他来?”
  “箫楠,他回到紫墟武界了,在哪里,他竟然为紫墟武界惹来如此之劫,罪该万死,为何不死在武帝古墟。”
  他们猛然醒转,对少年无不生起愤恨。
  少年,本是斗天星宗弟子,前去武帝古墟历练,结果疑是陨于帝墟…可是他们没有想到,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,少年未在别处,只是立足帝霸城,冷冷的望着越来越清晰的仙影:“白帝。”
  “夜天道。”
  所谓天道,乃是天之正道,统御人道,世人敬畏之道,不过观夜天道行事,无不以苍生之名,行私欲之举,如何当得起天道两个字。
  他根本毫不畏惧。
  对面是仙,亦能如何,大不了就是粉身碎骨,以不灭力,终能万古归来,变得更强大,只是想到身边的微书生之人又是心头蓦然一沉。
  他是无惧生死,可是,不该将他们拉下水来啊,此事要他一个人来承担,可是,白帝的意志告诉他,别想了,所有跟随你在一起之人都得死。
  “够了,此地,乃天禁,不是白骨帝城,你该回到,该去之地。”
  白帝的神影终归没有落下,有道神华像树冠般破地起,笼罩着紫墟之界,所有的仙之力量都被无情击灭,包括帝临之意。
  白帝,破碎的虚影,发出声闷哼,透着丝难以置信:“天禁之仙。”
  “天禁武域也有仙?”
  震惊的亦有紫墟武界之人,从灾劫中得到解救,大松了口气,望着可怕的白帝力量像潮水远去,隐隐有只神灵之手像垂天之幕落下来。
  “这方向是大书武院!”
  他们看到神华,出自于大书武院,极为灿烂,如光又如电,不过就是一现,又是一隐,就将势不可挡的白帝击飞回去。
  “我是仙,可是你不是,若你为仙,苍生之劫,故,天不使你为仙。”
  那道苍茫的声音,悠扬起伏,在耳畔,又像在万古轮回中,响彻每个人心海:“竟然道,白帝,不配为仙。”
  “不!”
  他这是在说白帝,还不是仙,帝是帝,仙又是仙,仙凌驾于帝,超脱于凡,若白帝是仙,此仙灵境存在还无法直接击飞他。
  观气息,白帝,就是仙了啊。
  可是,他这句话,又在人们心海中,掀起无尽雷霆波澜不得平息,暗暗倒吸冷气:“这还不是仙,什么才是仙,真正的仙得多强大?”
  “呵呵,苍天无眼,不命我成仙,若我成仙,必灭你大书万载道统。”
  白帝,如是咆哮道,恨意滔天:“恨,天道无眼,法理不公。”
  紧接着,渐渐熄弱,乃至于无声,唯有无尽怨恨徒留天地不灭:“那是帝道武者的不甘心,既有不能成仙的愤怒,亦有不能复仇的无奈,更有不能手刃仇人的悲伤。”
  箫楠,究竟做了,什么天怒人怨之事,才令一代大帝,无限接近于仙的存在如此疯狂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