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一章:三人闭环,与时俱进(与求订阅啊~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于是,在阿尔托莉雅与爱丽丝菲尔开着车在山路上一路狂飙的时候,吉尔斯·德·莱斯挡住了她们的路。
  “呲呲呲!”
  saber紧急的刹住了车,将车停在了吉尔斯·德·莱斯的面前。
  让爱丽丝菲尔跟着自己下了车,阿尔托莉雅与对面那个一身骑士铠甲的男人对峙起来。
  “你是berserker?”
  目前唯一还没有出场的servant,就只有berserker了,所以虽然对面的那个servant,看着仍然还是存在理智的,但也只能是这一个职阶了。
  “正是,圣女,我这次是以berserker的职阶降临,并且圣杯已经认同了我的胜利,实现了我将您复活的愿望,我是特地来迎接您的归来的。”
  吉尔斯·德·莱斯对着阿尔托莉雅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,他在等着他的圣女给他回应。
  只不过事实让他失望了,爱丽丝菲尔疑惑的向saber问道:
  “saber,他是你的熟人吗?为什么叫你圣女?”
  而阿尔托莉雅的回答是残酷且现实的。
  “不,我不知道,我并不认识他。”
  saber和爱丽丝菲尔现在都是满心疑惑,对这个突然出现的servant感到莫名其妙。
  “啊?怎么可能!?”
  听到了阿尔托莉雅的话之后,吉尔斯·德·莱斯整个人都震惊了,本来就外突的大眼睛,瞪的更加的圆了。
  “您忘记了我这副面容了吗?”
  吉尔斯·德·莱斯是真的震惊了,精神不正常的他,丝毫没有觉得可能是自己认错人了。
  “我和你并没有见过,我也不是什么圣女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
  saber这个时候还保持着礼貌,只是觉得有些略微的尴尬。
  而与此同时,跟踪着saber与爱丽丝菲尔的几个assassin,已经来到了她们的附近,目睹了正在发生的闹剧,他们一边派人回去通知发现了berserker,一边继续的在旁边窥视着。
  而回到了家里的未云,此时也是又趴在了【反射式望远镜】上,他先是观察了一下吉尔伽美什,发现对方在逛街之后,就把目标投向了阿尔托莉雅,结果就凑巧看到了错将“英国国王”认做“法国圣女”的这一幕。
  看着吉尔斯·德·莱斯固执的认为saber是脑子出了问题,竟然把自己幻想成亚瑟王,并且开始埋怨神的不公的一幕,未云差点没笑喷了,尤其是看到saber的精彩表情和爱丽丝菲尔无奈的表情之后,那种莫名的喜感就更强烈了。
  艾萨克小姐对此的评论是“愚蠢的法国人”,看来这大概就是英法日常了吧。
  而那场认错人的闹剧,最后是由恼羞成怒的saber一剑中断的,眼看对面那位法国元帅没完没了的纠缠,阿尔托莉雅最终还是决定了动手,她先是用风王结界警告示意,而后厉声的呵斥了对方。
  被saber突然的发怒动手惊醒,吉尔斯·德·莱斯也终于意识到,通过语言是无法唤醒他的圣女了,于是在下达了类似于战书一样的话之后,他直接便行礼告退离开了。
  其实如果现在这个时间,吉尔斯·德·莱斯直接对saber动手的话,说不定以他现在berserker职阶的加成,他还真的有可能拿下手部受伤的saber。
  但可能是因为他本身并不以武力见长的缘故吧,他没有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与saber直接交战。
  毕竟在berserker职阶的加成下,他的各项属性才勉强达到了正常的三骑阶的水平,他原本正常的saber职阶的属性,甚至都还比不上被士郎拖累的阿尔托莉雅。
  不过看到对方退去,阿尔托莉雅也是松了一口气,毕竟在这种一只手受伤用不了宝具的情况下,和这个berserker交战,她也不是很有把握,所以她才会主动出击去震慑敌方,现在对方退去她也是达到了目的。
  而眼看berserker退去,assassin们立刻兵分两路开始了追踪,就算是灵子化离去,assassin们也依然能够跟得上,这就是他们的优势。
  而在肯尼斯与lancer那一边,此时也是正上演着充满了“绿色的”戏剧,肯尼斯无可救药的爱着索拉,而索拉却已经倾心于了迪卢木多,但是迪卢木多却一心一意的效忠着肯尼斯,这三个人形成了一个标准的闭环三角,真的是绝了。
  正在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,进行着肯尼斯指责迪卢木多?索拉为迪卢木多辩解?索拉指责肯尼斯?迪卢木多为肯尼斯辩解?迪卢木多指责索拉?肯尼斯为索拉辩解这个复杂的闭环过程的时候,房间内的电话以及警铃突然响了起来。
  肯尼斯接通了电话之后,得知了是楼下发生了火灾,这位聪明绝顶的魔术师立刻就意识到,是有人来找茬了,而来犯的人也很明显,肯定是saber组。
  毕竟因为lancer的枪造成的诅咒,saber的战斗力下降的很厉害,saber的master绝对会首先把目标放在他们身上。
  肯尼斯是一点也不慌,因为他对于自己的魔术工房有着强大的信心,这一层楼都被他包了下来,经过了这位魔术天才的改造与不布置,这个魔术工房的强度是非常的高的。
  只不过肯尼斯绝对没有想到,他的对手是一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家伙,管你是再怎么复杂危险的魔术工房,卫宫切嗣只用炸药就能解决,如果解决不了,那就是当量不够。
  未云通过【反射是望远镜】观察着卫宫切嗣与肯尼斯,最后还是感叹了一句“大人,时代变了。”
  连征服王这种两千多年前的老古董都明白,要想在这个时代征服世界,都需要买“b2隐形轰炸机”和“战斧巡航导弹”,都知道克林顿是继大流士三世之后最大的敌人。
  但是肯尼斯这些传统魔术师,却仍然抱着陈旧的思想,仍然顽固的抗拒着科技的力量,盲目的相信着在日渐没落的魔术,他会被卫宫切嗣这个掌握核心科技的“魔术师杀手”给完美ter,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  “现代的魔术师,就应该与时俱进,这个时代的科技发展简直让人难以置信,很多原本只有魔术能够做到的事情,现在都已经被人类用科技达成了,如果魔术师不能够跟上时代的脚步的话,最终肯定会被时代淘汰的。”
  作为“近代科学之父”或者说是“近代科学之母”的艾萨克小姐,对于卫宫切嗣的做法倒是很认同,只不过她认为这个人有些太过于极端了,魔术与科技的结合不应该只是在武器与杀人方法上,还有更多的方面可以发掘。
  如果有机会的话,她表示想要去魔术协会看一看,现在的伦敦的氛围是什么样子,时钟塔又是什么样子,和她所在的那个时代有什么不同。
  虽然艾萨克小姐生前没什么朋友,但她的功绩与实力都让她在魔术届十分出名,甚至在那个时期,她在大嘤帝国就是说一不二的地位。

章节目录